位置:首页 > 耽美言情 > 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

432章 真的是……欢欢,杀死他的吗?!

  • 作者:王族小妖
  • 类型:耽美言情
  • 更新:11-12 16:06:38
  • 字数:9852

ladads9;

432章:

看着皇甫御急切离开的背影,虽然依旧高大挺拔,却清瘦了一大圈,她眼圈都禁不住红了……

云姨久久站在大厅,愣愣地盯着玻璃墙外皇甫御急切离去的背影琰

良久,她才叹了口气,仰头看向天花板,将眼底漫出来的泪花憋回去罩。

夜,凉如水。

奢华的豪宅,灯火通明,但是在朦胧月光的笼罩上,就像布上一层厚厚的愁绪一般。

皇甫御再次回到别墅,已是深夜。

“大少,你回来了?!”一直坐在大厅沙发上睡觉的云姨,听到门口有动静,立即惊醒过来,干练的迎上去,“怎么样,有消息么?!”

远远的,她看见皇甫御脸上的倦意,心中便猜测出结果了。

皇甫御随意扯了扯领带,一边脱外套,一边上楼。

“帮我放点洗澡水。”他吩咐。

云姨连连点头:“我马上。”

皇甫御走到三楼,突然想到什么,又折回二楼,云姨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跟着折回去。

“小少爷,怎么样?!”遇到这种状况,皇甫亿念分外的冷静,不像其他小孩子哇哇大哭要妈咪,他简直冷静得极为不正常。

就连球球看不见苏静雅,听说‘失踪’了,小嘴一撇,眼眶一红,眼泪立即噼里啪啦往下掉。

而皇甫亿念,却是分外的淡定。不哭不闹,甚至没有多余的情绪。

最近几天,他忙着寻找苏静雅,没有太多的心思顾忌他,只是偶尔去房里看看。

“小少爷吃了晚餐,晚上九点就睡了。”云姨如实禀告。

然,当皇甫御轻轻推开门,发现屋内亮着一盏昏暗的台灯,而最让她惊诧的是:皇甫亿念,竟然规规矩矩坐在书桌前,压根就没睡觉。

听到开门的声音,他似乎狠狠惊了下。

皇甫御瞅见儿子如惊弓之鸟的模样,英挺的剑眉,顿时阴鹜一拧,杀气很重

皇甫御的不悦,云姨自然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。

她慌张解释:“大少,我离开.房间的时候,可以很确定小少爷睡着了,我不知道,他怎么会……”

云姨有些手足无措的指了指皇甫亿念。

皇甫御将臂弯的外套递给云姨,低声吩咐道:“没你的事了,你先去休息吧。”

“好!!”云姨连连点头,担忧的往房间里扫了眼,才忐忑难安转身离开。

皇甫御轻轻合上门,然后缓步朝着儿子走去。

他问:“这么晚了,为什么不睡觉?!”

语气平平淡淡的,很和善。

皇甫亿念望着他,眼底弥漫着惶恐。

虽然尽可能强迫自己淡定,但……毕竟只是一个孩子,伪装,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很容易被人一眼洞穿。

而他将卡书本里的东西,往里面推了推这一小动作,还是被皇甫御发现了。

皇甫御往大床上一坐,很自然的顺手就拿过课本,随意翻动:“是在复习吗?!”

可是,刚翻动一下,卡在书本里的相片就翩飞落在皇甫御的大腿上。

皇甫御捡起来一看,刹那,深拧不放的剑眉,顷刻间皱得更紧了。

看着照片上,笑得格外灿烂的女人,皇甫御的指腹不由得轻轻在照片人物的脸上轻轻磨.蹭。

“怎么,想妈咪了?!”皇甫御低声询问。

皇甫亿念只是坐在椅子上,并没有回话的意思。

皇甫御见小小年纪的皇甫亿念,再度露出平静得有些不正常的表情,他开导道:“如果真的想妈咪,想要哭的话,就哭一哭,男孩子是可以哭的

。”

在某些方面,他或许是严格的父亲,希望自己的儿子不管在什么领域,都能做到面面俱到。

可是,皇甫亿念,目前只是一个孩子。

另一方面,或多或少,他还是有些私心,其实他并不希望皇甫亿

念变成跟他一样的人。因为外表太过冷漠寒冬,哪怕内心再火热,对方却感受不到他丝毫的温度。

不是他不曾努力。

而是——

也许是习惯了,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表达。

冷酷的男人,在吸.引女孩子追捧的同时,或许会在不经意间伤害在意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。

他希望自己的儿子,以后跟他一样,甚至比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成为世界主宰。

但是,他并不希望他走自己的路。

外人,或许见他们风光无限,而羡煞不已。

而只有自己只有:别人眼中有多春.风.得.意,夜深人静便有多落.寞.孤.寂。

皇甫亿念听了皇甫御的话,立即摇头否决,倔强得有些执拗:“我不会哭!!!大雅说过,如果我哭了,她就不会要我!!!只要我不哭,她就会回来!!!”

皇甫御听了这话,心脏狠狠抽了一下,甚至鼻尖泛酸。

他平静的看着一脸犟意望着自己的儿子,第一次,就像普通父子那样,儿子受伤了,作为父亲的他,不是继续用严厉的方式手段苛责为什么不能做得更好,而是……伸手把他抱在腿上坐着,搂紧怀里,用自己的体温去呵护。

而皇甫亿念这一刻,似乎也有些动容,他泪光萌动抬起楚楚可怜的眼睛,问道:“大叔,你说妈咪会不会之前,一走又是两年……她已经有两年没有陪我过生日了,我后天就满八岁了……马上三年了……”

之前的两个生日,虽说皇甫御给他举办了最盛大的生日par,收到了很多名贵的礼物,可是,再昂贵、再奢侈的礼物,始终抵不过前五年苏静雅每年亲手给他做的小型生日蛋糕

蛋糕,没有店里的景致好看,没有店里的香甜,但是……却是他觉得最好吃的,那种蛋糕,是能甜进人心的。

皇甫御听了这话,心里简直难受死了。

他没有犹豫,很坚定地说:“给爸爸一点时间,爸爸一定把大雅找回来。要不,你把生日延后一点?!大雅会陪你过生日的……”

那一晚,两父子第一次头靠头,抱在一起,睡在一张大床上。

入睡前,皇甫亿念又嘀咕了句:“大叔……你找到妈咪,你告诉她,只要她回来,我以后不故意整她了,不跟她顶嘴,不跟她吵架,不故意惹她生气,我以后乖乖听她的话……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ladads9;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手术,应该还算顺利,成功取出了苏静雅颅内的碎片。

只是,在加护病房睡了整整七天,苏静雅也没有转醒的意思

“医生,她到底什么时候能醒?!”王安然站在玻璃门前,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带着氧气罩,显得异常虚弱的女人。

医生皱了皱眉,迟疑片刻,他才说:“这个,我们也不太清楚。毕竟,这个手术的风险,实在太高。手术之前,我们也跟你讲过,手术如果成功,病人昏迷几天就会醒,调理调理整体,便没什么大碍,可是……也有可能一直躺在病床上,靠输入营养液维生,也就是……植物人。”

听了医生的解释,王安然明显有些不悦,她问:“难道就没有其他能让她醒过来的办法吗?!”

医生摇头。

王安然显得有些气急败坏。

只是,再怎样气急败坏,苏静雅不醒,她也没有办法。她不可能冲进去,大声恐吓:你如果再不醒来,信不信我就抽你几巴掌?!

而苏静雅却觉得,自己的灵魂好似被抽离出自己的身体,就像漂浮在水里的浮萍,一直动荡、飘摇着,丝毫找不到根。

全身又酸又痛,使不上一点力气。

脑子里好像有一根针,正死死往中间使劲钻,疼得要命。

飘飘浮浮,晕晕乎乎中,她仿佛看见了最灿烂的阳光,最盎然的草地,最绚丽的蔷薇,最帅气的少年,最最美好的时光——

那种美好,是浸入血肉骨髓的。如氧随形,根深蒂固,拔也拔不出,摆也摆脱不了。

只是,再美好的时光,总是有划上句号的那一天。

苏静雅是哭着醒来的。

她胡乱去抓睡梦中,对着她笑得异常温柔和蔼的郑君南,不管自己哭得如何肝肠寸断,不管自己如何恳求乞求,他始终慢慢后退,距离她越来越遥远,消失在白光的尽头,最后无影无踪。

耳畔,四周的空气里,还不停的回荡着郑君南的温温柔柔、宠宠溺溺的声音:“小雅,爸爸的乖女儿,这辈子能找到你,是爸爸最幸福的事……”

“爸爸……不要走……爸爸……我有很多话想多你讲……爸爸……不要走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爸爸……”苏静雅滚烫的泪水,不停滚落,胡乱中,她似乎抓住了什么,一激动,卯足全力,死命的抓住

“爸爸……我好想你!!”

“不要再离开小雅了,好不好?!”

“不要留下小雅,爸爸……小雅真的好想你!!!做梦都想你!!!不要再离开我……爸爸……”

……

帮苏静雅换营养液的护士,被苏静雅突如其来的举动,吓得魂魄都没了。

明明,整个医院都判定,昏睡两个月,她已经是植物人,不可能清醒过来。

然而,就在她帮她换营养液的时候,她突然情绪激动起来,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

那么的突兀,真的会……吓死人!!!

护士惊魂未定,不过大脑麻木了十几秒,最后反应过来,立即激动的去按墙壁上的呼叫器。

不出三分钟,一群医生立即涌了进来。

当然,跟在医生后面赶来的,还有……王安然。

她今天恰巧来医院向来看看情况。

刚上楼,便听见医生大呼,09号加护病房有情况。

看见医生行色匆匆往病房跑,她自己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双.腿跟着跑。

她站在门口,透过玻璃墙,看见舞动着双手,死死抱着护士胳臂,哭得悲痛欲绝的苏静雅,她紧咬的下嘴唇,不禁更用力咬了一分。

苏静雅动作弧度,实在太大。

挣脱掉了手背上的针头,鲜血直飙,溅染了雪白的床被,相当的血腥和……触目惊心

苏静雅的情绪,格外的激动,只要护士挣脱她的钳制,就跟拿刀在她身上狠狠挖了一个大窟窿一样,连哭叫声里都透着悲痛。

苏静雅是被医生用残忍的手段——用针头扎十指,从梦魇中拉醒过来的。

不知是之前哭得太厉害,抽干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和眼泪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她醒来之后,只是呆呆地坐在病床上,面如死灰,毫无生机。

而王安然就站在病房门口,倚着门框,与她眼神对视着。

苏静雅直勾勾地看着她,许久许久,之后,她轻轻扯动嘴唇,用跟过去一样亲密无间的声音说:“安然……你知道吗?!原来,我不是孤儿,我也有一个很了不起的爸爸。

他很疼我,很爱我,虽说只跟我在一起生活了六年,但是……他却给我建造了最温暖最坚实的堡垒,让我也尝到轰然倒塌的世界,被另外一个人撑着的感觉,除了安心之外,更多的是被呵护,我从来不知道,被自己的亲生父亲,保护的感觉,会那么好,会那么幸福……就像你小时候被绑架,王叔叔拼命救你一样……”

&l;

/p&g;

苏静雅说得声泪俱下,痛不欲生。

她一面笑着,但是更多的却是痛哭流涕。

她抬手,用力按住揪着痛的心口,歇斯底里地问:“可是……他不在了!!!!!我再也见不到他,我喊他名字,他再也不会回应我!!!!更不会再叫我女儿,不会叫我小雅!!!!我再也不能跟他讲话了!!!!!安然你告诉我,真的是……欢欢,杀死他的吗?!”

ps:这章……好好哭!!!!!呜呜呜呜……小妖,写得好难过啊!!!!!!鼻涕眼泪,一起往下飚……~~~~(≈g_≈l;)~~~~,三哥和静雅,到底,应该怎么继续爱下去啊!!!!~~~~(≈g_≈l;)~~~~(背景音乐:父亲,筷子兄弟)

ladads9;

阅读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v1122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