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耽美言情 > 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

330章 :暖暖的温情……(求月票!)

  • 作者:王族小妖
  • 类型:耽美言情
  • 更新:11-12 16:05:58
  • 字数:13606

330章:暖暖的温情……(求月票!)

抬起头,皇甫御对赵毅说:“打电话让奥尔在三个小时之内赶到樊城,外加,去联系樊城最好的医生,半个小时抵达玺上院,现在就去处理。舒榒駑襻”

“是,三哥!!”赵毅听了,立刻示意司机停车,动作麻利的钻出轿车。

赵毅招手示意后面跟着的黑色车辆停下,让车厢内的保镖下车,然后钻进去,对司机说:“去‘樊锐’医院。”

旋即,黑色轿车车头一转,飞快的朝着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彖。

吩咐赵毅离开之后,皇甫御垂眸,看着枕在他膝盖上,眉宇之间深拧的女人,他整颗心都揪在一起。

宽厚的手掌,拂过她凌乱的发丝,想要顺直,然而绞在一起打结的发丝,扯动到受伤的头皮,疼得苏静雅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。

“好痛!!!!”她拔高声音,惊呼柙。

皇甫御闻言,立即住手,手指拨开她的头发,发现她头皮很多地方都受伤了,溢出的鲜血都干掉了。

那一瞬间,皇甫御的眉眼陡然闪过一丝令人胆寒的阴冷煞气。

苏静雅抓住摸着她脑袋的手,很气愤,带着哭腔的直嚷:“叫你不要动,你干嘛还扯我头发?!不知道很疼吗?!我都快疼死了,你是不是看我疼死了,才开心啊?!”

语气满是生气、责备与埋怨,皇甫御听着,目光落在她顺着眼角余光落下的眼泪上,慌张地安抚道:“好,我不碰你头发,你先睡一会儿,我不碰你了!!”

此时此刻,苏静雅觉得自己全身都疼。尤其是脑袋。

感觉有一根根尖尖细细的针,狠狠扎着她大脑的深处,疼得她快要呕吐了。

一阵又一阵的眩晕,使得她真心难受。

皇甫御看她痛苦的模样,真的恨不得受伤的人是他。

心疼的同时,他也清晰地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怒气,从丹田直冲头顶,瞄到苏静雅一点点睡得沉稳过去,皇甫御倏然猛的一下抬起幽深看不到底的黑眸。

眸,似水柔情,早已消失殆尽不见踪迹,取而代之的,只有令人望之泛寒的阴狠。

犀利危险的寒光乍现,金木水火只是淡淡一瞄,便会意了,金鑫低声说:“三哥,我们先去处理。”

皇甫御不发一语,只是抿紧菲薄的唇,默默抱着枕在他大腿上的女人。

加长的林肯豪车,再次停下,几秒钟后,便飞快朝着郊区环境优美静谧的私家别墅呼啸而去。

二十分钟后,林肯车稳稳当当停靠在别墅的大门前。

司机动作麻利的下车,绕道皇甫御所在的车门,恭敬的替皇甫御拉开车门,喊道:“御少!!!”

皇甫御本想询问苏静雅可不可以自己下车,但是看她似乎睡着了,不想吵醒她,免得她有知觉了又全身难受。

于是,他动作轻柔的,一点点把她横抱起,转而艰难的佝着身体钻出低矮的车门。

下车,无疑是件很轻易的事情,而抱着一个女人从车内钻出来,也……无可厚非。

但是,要命的是:不能惊扰到怀里的女人。

皇甫御不仅要动作轻缓,还要保持极高的平衡力,觉得这真心是件非常靠臂力和能力的技术活。

将苏静雅抱出车厢,皇甫御微微长吁一口气,吃了子弹的大腿和肩膀,伤口还未完全愈合,隐隐扯得疼。

好像撕裂了一般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苏静雅再次醒来,是被细细密密的刺痛给痛醒的,感觉有温热湿糯的东西拂过她的肌肤,伤口被热气烫的微疼。

之前,一直紧绷的神经,好不容易放松了,但是此时此刻,瞬间又紧紧绷了起来。

倏然睁开眼睛,她警惕戒备地瞪着眼前的事物,条件反射高高拽起拳头。

然而,瞳孔收紧,在看清眼前的一切,苏静雅一点点放松自己绷紧的神经,她望着正拿着热毛巾替她擦身上污垢的男人,眼底急速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。

或许,她压根就不相信,像皇甫御这样冷酷、高傲的男人,会把身份降这么低,帮她擦身体。

“醒了?!是不是弄疼你了?!”皇甫御的声音地低,很沉,醇厚的嗓音很磁性,很好听。

轻轻柔柔的,听得苏静雅立刻呆愣起来。

皇甫御见她没反应,拉起她还拽成拳头的手,耐心仔细的一根根帮她把指头擦干净,然后将帕子浸入热水里清洗干净,摊开在半空中,放凉了一些,才又帮她擦肌肤。

这样,帕子不会太热,让她的伤口疼。

而适当的温度,有助于舒缓酸痛的肌肉,可以舒展身心。

“再等等,医生一会儿就过来了。在他们来之前,你必须得先洗个头。”皇甫御低声说。

目光落在她乱糟糟,沾满灰尘的发丝上,英挺浓密的剑眉,不由的微微蹙了蹙。

他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脏的头发。

上一次他跟她逃亡,那么狼狈,他都没见过她的头发糟糕成这样。

而苏静雅一听他这番话,情不自禁抬手去摸自己的发丝,却被皇甫御一把按住了。

皱着眉头,皇甫御说:“别摸。手好不容易擦干净。”

“哦!!”苏静雅乖乖“哦”了一声,任由皇甫御像处理一件特别肮.脏的物品的方法处理自己。

虽然这个比喻,非常不恰当,且让人并不是那么的舒服,但是,苏静雅看皇甫御那几乎快要皱成一团的俊脸,她就知道:这男人,跟大多数有钱又长得帅的男人一样,有洁癖。

在皇甫御仔仔细细把她的身体擦干净后,端着脏水去卫生间倒水,她才转悠着眸子打量房间的环境。

房间的装潢,是极为简单的黑白两色,很干练简洁,处处流露出一抹刚毅的男性气息。

布置装饰,倒也符合皇甫御的个性和风格。

苏静雅的目光,最后落在放于床头柜的一张三人照的合影上。

情不自禁伸出手,顺手将相框拿过来。

皱着眉头看里面的照片:这张合照,她在网上看见过。

照片内容是,她抱着跟皇甫御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,穿着亲自运动装,站在明媚的阳光下照的。

不得不说,皇甫御就是个冷血动物,而他的儿子,估计也很冷漠。他们父子的表情出奇的一致:神情冷漠,看不出喜怒。

不对,不是看不出喜怒,而是……只能看出他们的不耐烦。

似乎,两父子压根就不想照照片。

而她……却笑得格外的灿烂和幸福,乌黑的长发扎了一个马尾,高高束在后脑,大大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状。

微微的,她将脑袋往皇甫御的肩膀上靠了靠。

照片上的阳光很明媚,很灿烂,可是,在她的笑容面前,显得格外的黯淡无光。

有那么一瞬,苏静雅看着照片中的自己,莫名被自己的灿烂的笑容吸引,她情不自禁地想:那时候的自己,一定很开心很幸福,如若不然,怎么会笑得如此明媚?!

正看得出神时,花钱忽而一花,手中的相框突然被抽走。

苏静雅回神抬眸一看,皇甫御不知何时打了热水重新回到房间里了。

“转过来!”皇甫御一边低声吩咐,一边顺手把照片放在床头柜上。

苏静雅开始有些不明白皇甫御话语中的意思,转过来?!怎么转?!

直到他冲着她比划了手势,她才明白过来。

刚忙横睡在两米多宽的超级大床上,她将脑袋微微伸出床沿,皇甫御用干毛巾将她的脖子垫了垫,蹲下身,单膝跪在床边,然后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,就这样保持着给她洗头。

“伤口沾了水,可能会很疼。我已经把水温调到最低,不能再低了,如果烫伤口还疼,只能忍忍。”皇甫御用杯子舀了水,轻柔的顺着她的发丝往下倒。

在意识到皇甫御给她洗头时,苏静雅本能的拒绝,有些慌张地说:“不用麻烦你了,我自己可以去浴室洗,或者,你找佣人帮我洗。”

然他一个大总裁帮她洗头,她真心觉得自己会折寿的。

挣扎着要坐起身,肩膀却被皇甫御一把按住,她腰部无法使力。

“别乱动,水都弄床上去了。”皇甫御皱着眉头,低声呵斥道。

“不行,你还是让佣人帮我洗头吧。”苏静雅真心很不安,皱着纤细的柳眉直嚷嚷。

要知道她之前对他态度那么……差?!嗯~,其实也不能用差来形容啦,最贴切的一个形容词是——恶劣。o(╯□╰)o——╭(╯╰)╮——~~~~(>0<)~~~~

“不能让她们帮你洗。”皇甫御想都没想直接拒绝。

“为什么啊?!”苏静雅哭丧着脸。他对她这么好,而想到之前她的所作所为,她真的会羞愧而亡的。

皇甫御隐隐不说话,而是调动着她的身体,让她躺好之后,又杯子又舀了水将她头发淋湿。

在苏静雅以为他不会给她解释,准备继续追问时,他醇醇的嗓音,沙哑的响起:“我担心她们弄疼你!!!”

“……”那一瞬,苏静雅全身都僵住了,呆呆傻傻地望着天花板,她觉得有一股暖融融的液体从她的心脏划过,丝丝柔柔、甜甜蜜蜜的,很温暖。

苏静雅连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嘴角不.禁往两侧轻轻扯动了下。

每个人女人都是期待被男人呵护的,关心的,捧在手心宠溺的,而她苏静雅也不例外。

因为没有记忆,所以她的心脏大多时候都是空落落的。

虽说,过去的一年有楚易凡陪伴,让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孤独落寞,但是,楚易凡和皇甫御是无法比较的。

楚易凡对她好,她绝不否认,可是,楚易凡对她的好,和皇甫御对她的好,好像对她产生的影响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一个是能让她开心,让她快乐,另一个是让她既开心,又快乐,但是还能让她发脾气,让她生气、掉眼泪,甚至,在某些时刻会情不自禁想到他,想得出神……

能对她产生这样影响,会不会是因为,他们曾经在一起过?!

她曾经喜欢皇甫御,深爱皇甫御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绪。

记忆是失去了,但是,潜意识里喜欢的,却是骗不了自己……

苏静雅想着想着就想得入神,配上皇甫御动作轻柔的给她抓头发,酥酥麻麻的有些痒,碰到伤口有些疼,但是,那点蚂蚁夹的疼意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

“皇甫御……”苏静雅突然低声喊道。

“怎么了?!”皇甫御听到她的声音陡然响起,头皮一麻,当场就停止手部的动作,他问道,“弄疼你了?!我轻点!!!”

“不是!!”苏静雅瞪大眼睛,倒着去看皇甫御,她目光在床头柜的相框上一转,问道,“那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?!”

“跟儿子参加运动会,你强拉着我和儿子,请学校摄影师拍的。”皇甫御如实回答。

“怪不得呢!”苏静雅恍然大悟,“你和儿子的表情都那么臭,一副要杀了你们的样子。”

目光再次落在照片上,哪怕是倒着看,她都觉得皇甫御和儿子,那一刻,非常非常的不开心。

皇甫御只是隐隐勾唇笑,并不说话。

当时,他的确很不乐意。

但是,失去她之后,他去翻照片,除了他手机上有几张带她去看日出偷偷.拍的两人合照之外,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,仅仅只有那一张。

她永远不会知晓,有多少个日子,他是多么的感激她当年强行拖着他和儿子拍了一个全家福。

倘若不然,在失去她的那两年,他会觉得,曾经真真实实陪在他身边,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,压根就不曾出现过,只是他的一个幻觉而已。

皇甫御……”苏静雅清脆,却带着淡淡鼻音的声音,再次响起。

“怎么了?!”皇甫御用清水把她头发上的泡沫洗掉,很低的反问。

“你长得真像你儿子!!”苏静雅疯了,当时才会说出那番话。

很明显的,皇甫御手部的动作,僵了僵,顿了顿,好几秒才继续恢复工作。

在苏静雅咋咋呼呼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大咧咧说话时,皇甫御有些不满的嗓音,低沉而朦胧的响起:“什么我长得像儿子,明明是他长得像我。”

每一次,那臭小子都在他面前拽得跟二五八万一样,还三申五令强调:你,大叔,怎么跟本小爷长的这么像?!你是不是看我长得帅,所以复制我的优良基因?!

他差点就气得吐出十斤血。

对于这种颠倒黑白的说法,他已经无力再争辩什么了。

反正,不管他说什么,那小东西总是有理由与接口,并且还有他口中所说的“证据”来辩驳。

“对啊,我的意思就是:儿子长得像你啊。”苏静雅依旧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,眨着水灵灵的大眼倒望着皇甫御。

对于她原形毕露的白痴模样,皇甫御也无力再多说什么。

以前倒是很有兴趣打击她,现在兴趣依旧在,可是……现在打击了,这女人一个不高兴会跑掉的。

跑掉就跑掉,跑之前,还会踹他一脚再跑。

哼——╭(╯╰)╮,母老虎!!!!!!!!!!

“皇甫御,你看见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,是什么感觉?!你有没有爱死他了?!”苏静雅莫名的对皇甫御的小小翻版很有兴趣,她满目期待地望着皇甫御,两眼都迸射着熠熠生辉的光亮。

皇甫御却表示:自己不开心。

为毛线这女人口口声声说的都是关于别人的事?!聊聊他要死啊?!

不过,他表现出来的姿态却是:很平静,一副正在认真听她诉说的模样,看不出喜怒。

“儿子很可爱,每天看见他,我很开心,真的!!”皇甫御沐浴在苏静雅满是期待的目光下,非常违背良心地说出一句话。

可爱,其实是可恨、可气。

开心,其实是他把自己的心切开,儿子看他吐血的样子,然后很开心!!!!!!!

皇甫御仔细耐心给她洗头,吹头发,然后让佣人来更换床单,两人聊儿子聊了很久,随后,在他收拾吹风,准备让赵毅把医生叫上来时,苏静雅突然嘀咕出一句话:“皇甫御,你是不是不生我的气了?!”

起先,皇甫御有些不明白苏静雅这句话的由来,而是迷惘地望着她,苏静雅见了,立刻解释道:“就是……上次踹你啊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!”

说道这里,深怕皇甫御不原谅她,苏静雅露出一个很萌,很可怜的表情,乞求他原谅。

皇甫御看她滑稽的表情,险些“噗”的一声笑了出来。不过,他却努力憋着,像个没事人一样,幽幽道:“谁说我不生气了?!”

他受伤,不就邪恶了一下,故意想折腾下她,其实,之所以把地板弄那么脏,他就想她在他面前多晃动几下,而他可以光明正大看她这里忙忙,那里忙忙。

不然,她没事可做,就缩房间里不动。而他不可能跑门口站着,一直盯着她看吧。

那样……多诡异啊。

“……”苏静雅一听这话,莫名有些惊悚。她愣愣地盯着皇甫御,好半天才可怜巴巴地解释,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你就不要生气了。生气没意思,真的。”

皇甫御听了她的话,不禁有些无语。生气没意思……

谁说的?!

他就觉得挺好的。

促进心脏的活力,增加弹.性,挺好的!!

只是,皇甫御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话题上,于是,他低声说:“算了,我原谅你了。可是苏静雅,你下次还踹我,我就死也不原谅你。”

被一个女人踹,多丢脸啊。

苏静雅一听这话,双眼立刻放光,俏皮地伸出三根手指,很虔诚地发誓道:“我保证再也不踹你了!!!”

皇甫御刚要夸张她:真乖。

谁知这女人却是话语一转,直接大刺刺地说:“我抽你!!!!”

“……”皇甫御当场就……满头黑线。

而苏静雅,看见皇甫御郁闷得满脸黢黑的表情,当场就乐得哈哈大笑。

所谓乐极生悲就是这样的:她笑太开心了,完全忘记自己身上的伤口,弧度太大,扯得她全身都疼。

于是,看见她表情痛苦,眼泪簌簌下滑的模样,这轮到皇甫御乐得花花大笑了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皇甫御准备趁着医生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去洗个澡,苏静雅却在看见房间门被推开的那一瞬,十几名医护人员,浩浩荡荡走进来,她吓得双目一滞。

晚上经历了一场被群殴事件,苏静雅仍然心有余悸,还未从事件中走出来,她厌恶太过密集的人把她团团包裹住。

看着医生和护士一步步将大床包裹住,她觉得头皮一麻,猛然伸手抓住欲起身让位的男人的胳臂。

“皇甫御——”苏静雅本能地大声喊道。

“怎么了?!”皇甫御回过头,一眼就看见她惶恐惊惧的模样,英挺的浓眉一拧,他重新坐回床上,想要了解下情况,苏静雅却猛然从床上坐起,一把将他牢牢抱住,小脑袋深深埋在他怀里,声音都在发抖地询问,“你要去哪里?!你是不是要走了?!”

ps:30号了,投月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小妖今天小小加更了1000字哦。来姨妈了,好疲惫!%>0<%,求亲爱的们抚摸!!!!%>0<%

阅读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v1122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