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耽美言情 > 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

061章 :我怎么发现……三哥,好像爱上苏静雅了?【一万字!】

  • 作者:王族小妖
  • 类型:耽美言情
  • 更新:11-12 16:04:24
  • 字数:20472

061章:我怎么发现……三哥,好像爱上苏静雅了?

血,流了一路。舒骺豞匫

皇甫集团旗下的私人医院:

长长昏暗的走廊上,突然响起一阵急切混乱的脚步声,还有车轮碾过地板的“咯咯”声。

医生和护士脸色凝重的推着病床快速奔向手术室,而后面跟着六名高大的身影峥。

皇甫御脸色阴暗的看着医生把苏静雅推进手术室,那盏亮着的、有些刺眼的红灯,让他非常不安,整颗心仿佛都被一股说不清楚的别样情绪笼罩着。

慌慌的,酸酸的,甚至……疼疼的。

那种感觉像极了即将失去某种珍贵的宝贝一样,他觉得自己的心,空落落的,荒凉到可怜客。

手术进行中,皇甫御一言不发地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,满脑子都是苏静雅被压在房梁下、躺在血泊中的画面。

鲜血早已经染透他的衣着,他的脸庞和发丝甚至都沾上不少血渍,妖娆殷红的鲜血使得他雕刻般精致的俊脸更是美得惊心动魄,可是绝美中,又透着几缕可怕的诡异,犹如刚从地狱走出的修罗,连一根汗毛都携带着死亡的气息。

浓郁的血腥味在他鼻尖缭绕,缠绕,弥漫,严严实实包裹得他都快不能呼吸了。

那么大一根柱子砸下来,几乎快要她压扁,想到那女人极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,皇甫御觉得自己那颗心脏紧紧绷了起来,连心跳都慢了劫走,好似在下一秒都会停止跳动。

他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玄色的黑眸盯着走廊上连成一条线的血珠。

“赵毅,给我一支烟!!”沉默半天,皇甫御沉甸甸地开口。

而一直站在走廊上倚靠着墙壁的赵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,在听了这句话后,纷纷惊诧地看向皇甫御。

奥尔早吩咐过,他有伤在身,在痊愈之前,不宜吸烟。

“……”赵毅深深呼出一口气,然后从包里摸出香烟,抽出一支递给皇甫御,同时也在他身边坐下,安慰道,“三哥,苏小姐……绝对……不会有事的!”

赵毅在说这番话的时候,语气明显顿了顿,甚至有些底气不足。

毕竟,先不说苏静雅是个女人,就算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,被从那么高掉下的房梁砸中,也不一定能撑过去,更别说苏静雅还是个孕妇。

刚才在救护车里,好几次苏静雅的心脏都停止跳动,这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。

皇甫御修长素净的手指夹在香烟,另一只手“叭噔~”一声,按开打火机,然后急切想要点燃香烟。

可是,向来处事不惊、临危不惧、淡定从容的他,此时夹着香烟的手指,竟然颤抖不已,连火都点不上。

赵毅从来没见过皇甫御如此惊慌的一面,于是伸手替他点燃香烟,然后皱着眉头直直看着皇甫御。

金木水火四人,站在走廊上,看着极度不正常的皇甫御,他们都担心不已,可是现在他们又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。

苏静雅这一疯狂不怕死的举动,带给他们的震撼确实太大太大。

他们一致认为,苏静雅是贪图皇甫御的名声、金钱、地位才会死缠烂打留在他身边,可是……

或许,他们的确应该重新去审度那个女人。

毕竟,在这个世界上,口口声声说爱一个男人的女人很多,却没有几个女人敢为了男人去死。

皇甫御吸烟吸得很急,他被呛得不轻,可是却连一丁点声音都没发出。他颓废地靠在墙壁上,一脸平静的感受着白烟在他肺腑里窜动的难受滋味,但是,这样不仅不能减少心肺上的疼痛,反而加剧了伤口的蔓延。

目光黯淡地看着走廊上昏暗的壁灯,半天皇甫御才低声问道:“你们说,苏静雅会不会死?”

赵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面面相觑一眼,五人异口同声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会!”

皇甫御听了,忽而低低笑了起来,他又吸了几口烟,淡漠道“我也觉得!”

“三哥?”觑见如此反常的皇甫御,金鑫小心翼翼呼唤道。

而皇甫御突然收起笑容,带着不能泯灭的怒火,咬牙切齿低吼道:“如果苏静雅死了,我会让制造祸事的人陪葬,连同他祖宗十八代!”

觑见皇甫御此刻戾气尽显的俊脸,赵毅等人忍不住浑身一颤:三哥,如此阴森骇人的表情,他们还从来没见过。

看来,一场腥风血雨的暗杀,不能避免了。

走廊再次陷入一片死寂,皇甫御坐在椅子上,一支接着一支抽烟,不多时,他面前的地上已经垒砌一堆壮观的烟蒂。

赵毅不停注意着时间,看着窗外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,他呼出一口气,低声说:“三哥,天快亮了,你要不要去楼下的病房休息下?这里有我们守着!”

“是啊,三哥!”木森听了也劝道,“你腹部的伤,还没痊愈呢!”

“三哥,保重你身体才是最重要的!”水淼也开口说道。

皇甫御不说话,只是靠在墙壁上吸烟,白色烟雾盘旋着往上升腾,他本来就幽深的黑眸在白雾的笼罩下,犹如一个漩涡,深邃迷离得愈发让人捉摸不透。

见他不说话,所有人也不敢再吱声,只得老老实实守着。

手术进行了八个小时,抢救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,赵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见了,立刻围上去,七嘴八舌询问:

“医生,请问病人怎么样?”

“手术还顺利吗?”

“应该没危险,能活过来吧!”

……

医生取下口罩,抹了把汗水,毕恭毕敬走到坐在长椅上,尊贵得俨如帝王般的男人面前,禀报道:“御少,那个……苏小姐的孩子,是一定保不住了,您也知道,被那么粗的柱子砸中……”

“我只要最终的结果!!”皇甫御微微垂眸,声音很低沉很喑哑,完全听不出喜怒。

“……最终结果……结果是……”医生偷偷注视着皇甫御的反应,却因为揣摩不透皇甫御的心思,他吓得冷汗涔涔,不停用衣袖擦着额角的汗水。他真的害怕皇甫御在得知结果,会把他给劈了。

“你只有三秒的发言时间,三、二……”皇甫御见医生吞吞吐吐犹豫不决的样子,脸色不由沉了下来。

当然,不好的预感也越发浓烈。如果手术顺利,医生也不会支支吾吾不敢告诉他结果,可是他已经是医院最好的医生了。

当初成立皇甫集团私人医院时,他已经把国内最好的医生天价聘金过来,如果他都没有办法,那么……

听见皇甫御倒数,医生吓得险些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在春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传说,那就是皇甫集团御少的“夺命三秒”,只要在他规定的三秒钟内没有完成他想要的,或者是要求做的事情,那么……绝对没有好下场。

断手断脚,已经算轻的了。

“御少,我们已经尽力了,可是苏小姐真的伤得太严重了,脊椎受伤,外加以前出过车祸,脊骨已经变形,我担心……”医生闭上眼睛,一口气快速说道,但是在感受到皇甫御犀利如刀子般的目光投射而来,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猛然睁开眼睛,惊恐地望着戾气一点点浮现的男人。

“你担心什么?”皇甫御冷冷问道。

“……”医生看着阴霾的足够让人魂飞魄散的男人,一时之间忘记回话。

赵毅眉头一拧,抓住了重点:“医生,你刚说什么?苏小姐以前出过车祸?”

医生木讷点了点头:“脊骨上面有很明显的痕迹,车祸能站起来,已经算个奇迹了,可是这次脊骨再次受伤,我担心她没有上一次那么幸运……”

然而,不容医生把话说完,皇甫御倏然从椅子上站起,一脚狠狠踹向他的腹部,双目猩红的大声咆哮:“你.他.妈.的马上滚进去继续手术,我在这里郑重警告你,如果能治好她,我保证你这辈子衣食无忧,神官发财,而治不好她,我就让你们一家人陪着她一起坐轮椅!”

医生被皇甫御那仿佛要吃人的模样吓得不浅,连滚带爬躲进手术室。

赵毅和金木水火四兄弟,见皇甫御情绪波动太大,纷纷上前安抚:“三哥……”

谁知皇甫御好像发疯了,看见谁上前,就一脚踹飞:“你们给我滚,统统滚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医院的卫生间,凌晨出现最诡异的一幕:除了赵毅,金木水火四兄弟都鼻青眼肿,嘴角流血,附带一只黢黑的熊猫眼。

他们一字排开,站在偌大的镜子面前用水清洗伤口,一边上药,一边愤愤不平地大声抱怨谩骂着,以此来发泄心中的不满、憋屈和气愤。

“暴君!!”金鑫说。

“暴力!!”木森道。

“暴躁!!”水淼叫。

“暴……炸!!”火焱吼。

他们不过是好心上前劝皇甫御冷静淡定,谁知……皇甫御居然把他们当成沙袋给揍成了国宝?!

虽然,现在熊猫是濒临绝种的保护动物,但是他们是人,不是动物啊,不需要国家保护。

最重要的一点,他们不想吃竹子那么没营养又不易消化的植物。

看着自己帅气的令无数女人疯狂尖叫的脸蛋,被揍得惨不忍睹,他们心中那个悲愤啊,恨不得冲出去一报熊猫眼之仇,当然,前提是他们有那个胆子和能耐。

皇甫御的身手,外人或许不知道有多强悍,但是他们从十年前就陪着他进行魔鬼式训练,难道会不知道?在他面前动手动脚,根本就是自取其辱,自找死路。皇城的人都知道崔振身手如何如何厉害,却不知倘若皇甫御愿意出手,十个崔振都算根毛。

“三哥也实在太狠了,揍其他地方就好了嘛,居然专揍咱们的脸,这让我们一会儿怎么出去见人?”水淼看着自己一块青一块紫的地图脸,都快哭出来了。

“是啊!而且下手好重,我大牙都快被他拳头揍掉了!”金鑫满脸痛苦地捂着嘴巴。

木森的眉头深深拧了起来:“更诡异的是,我发现三哥的脾气越来越暴躁,越来越不淡定了,以前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,他至少也不会揍咱们,哪像自从遇到苏静雅之后,跟变了一个人似的!怒气外泄,跟个暴君一样!”

“我也觉得,而且你们有没有发现?当初晴空被苏静雅开车撞进医院,三哥虽然生气难过,但是绝对是正常的,但是这一次……”火焱揉着自己眼角的淤青,漫不经心地说着,可是话还没说完,就发现所有人都朝他投去诡异的目光,他脊背一凉,所有的汗毛集体竖立,他怔怔地问,“你们干嘛都瞪着我?你们难道都没感觉,都没发现?”

火焱见大家依旧只是瞪着他,索性放下药膏,吃惊地问道:“你们真的没有一点感觉?可我怎么觉得……三哥好像爱上苏静雅了?”

“你们想想啊,苏静雅是三年前出现的,自从她出现开始,三哥好几次魂不守舍的,连开紧急会议都神游!”火焱见大家疑惑的神色,索性单手撑在洗漱台上,微微用力,他坐了上去,一本正经的分析着最近三年他所闻所见,“你们还记不记得苏静雅出现的第三个月?还记得三哥交给咱们那份出了问题的文件吗?”

这个世界,其实不止女人喜欢八卦,男人也是一样的。只不过,女人不买车不买房,工作压力小,所以空余的时间比较充裕,她们不看八卦,这空.虚无聊的时间怎么打发?而不习惯八卦的女人,哪个不是身处高位,每天工作加班到深夜,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她们哪里有心思八卦?

同理可得,为什么男人不习惯八卦,是因为他们没时间和精力,但是,倘若时间充裕,他们也是喜欢八卦的,毕竟……探究别人隐私,谁不喜欢?尤其是自己老板上司的。

于是乎,金鑫、水淼、木森把火焱围住,然后好奇地问:“那份文件怎么了?当初三哥打电话说那份文件出错了,让你送回去,难道有什么机密?”

皇甫御做事向来仔细谨慎、追求完美,怎么可能出错?可是那一次却说文件有问题,那可是十年来,第一次出错,所以……他们印象非常非常深刻。

火焱见他们一脸迫不及待的样子,得意一笑,他故意卖关子,吊他们三人胃口。要知道他们四人内部地位是按照‘金木水火’来排的,也就是金鑫最大,而他最小,所以他们三人每次都欺负他、压榨他、践踏他、蹂躏他,好不容易逮住机会,怎么可能不好好报复一下?

瞄到赵毅独自一人站在门口,环抱着双肩,火焱冲着他不停招收,谄媚道:“赵哥,快过来,有三哥的小道消息,你不好奇啊?赶快过来,我讲给你听!!”

赵毅冷漠的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闷哼道:“你再不赶快说,指不定三哥就下来了!”

一听这话,火焱险些噎着,而金鑫三人也等得不耐烦了,大声嚷嚷道:“小焱子,你故意吊我们胃口是吧?不说也成,你完全可以继续吊着,下次……兄弟们,你们明白的!”

金鑫冲着木森和水淼使了个眼神,他俩立即心领神会,大笑道:“鑫哥,你放心啦,哪一次不是配合你啊!”

火焱一听,立即抱着他们就“嚎啕假哭”,连半滴眼泪都没有:“三位哥哥,你们不要这样,下次不要让我一个人刷家里的马桶,更不要在我值日的时候,把家里的马桶全部堵住啊!”

每次他们捉弄他,就把家里别墅的马桶给堵住,然后倒一些垃圾在里面,让他清理,他经常一个人捅马桶捅通宵。

当然,他也不是没反击过,在他们值日的时候,也把马桶给堵了,谁知这三个人的关系就是这么铁,标准的有福同享、有难同当、有马桶一起捅,堵得再厉害,毕竟人多力量大,三个小时候不到就修理好了。

而反击的后果是,下次他从独自一人捅马桶捅一夜,演变成:独自一人必须捅一天一夜。

他就想不通了,他那么可爱,那么听话,就是地位低了那么点,他们怎么就排斥他,欺负他呢?

果然应征了那句话: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虾,虾虾吃泥巴。

三哥欺负赵毅,赵毅欺负他们,他们就欺负他。

这条自然规律,真是严格的贯穿着啊,连一次奇迹都没发生过。

“不想捅三天的马桶,就赶快讲!”金鑫实在有些不耐烦了,怒不可遏的大呵一声。

火焱听了,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说道:“那天我送文件回去的时候,心里好奇三哥怎么可能出错,于是就随意翻了翻,结果,你们猜我在里面看见了什么?”

水淼见火焱又卖关子,一巴掌拍他后脑上:“小焱子,你找死!重点!!”

火焱被拍了脑袋,俊脸瞬间变得黢黑,气愤却不敢发怒,只要恨恨咬牙道:“……我看见文件最后一页纸张上面,写满了‘苏静雅’的名字,而且我敢发誓,那绝对是三哥的字迹!”

“啊?写了满满一页?”水淼讶异的恨恨吃了一惊。要知道皇甫御最讨厌做一些浪费时间的事情了,在他的世界观里,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,就是让仇人逍遥快活,所以……他绝对不可能花时间去做任何没有意义的事情,居然会在一张纸上,写满苏静雅的名字?

那当时他是有多魂不守舍,去想一个女人?

听了这个,木森不屑冷嗤笑:“你这个简直弱爆了,我来告诉你们一个,三哥的的确确爱上苏静雅的证据。”

木森阴笑着扫了在场所有人一眼,然后严肃地说:“在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天空黑得跟墨水一样……”

“森哥,别文绉绉了,比喻真的特别俗气,又很搞笑!”火焱见他鄙视自己这个八卦,心里十分不爽,不禁哈哈笑着打击。一般都把天空比喻成墨池,他居然说是墨水?还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?啧啧,文化涵养不够,简直……太可怕了。

木森脸色一沉,胎腿狠狠踹了他一脚,咬牙吼道:“我真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你!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!”

横了火焱一眼,木森继续说道:“我开车回家,路过苏静雅住的公寓时,无意瞄了眼窗外,他.奶.奶.的,我居然看见了三哥的车,更诡异的是,我还发现三哥一直坐在车头,望着苏静雅房间的窗户发呆,我当时就把车停在路边,还拼命揉了揉眼睛,确定真的没花眼才离开的!”

一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,木森就觉得惆怅啊。他们的三哥,堂堂皇甫集团总裁啊,居然……

“天啊,三哥居然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事情?”水淼和火焱同时发出感叹。

而金鑫只是皱了皱,沉默半天,他才低声说:“其实这些都不算什么,我之前亲眼看见过三哥偷亲苏静雅!”

“金鑫,你说什么?三哥偷亲苏静雅?怎么可能?三哥那么讨厌苏静雅,怎么可能偷亲她?还有,你们怎么一个个都发现三哥喜欢苏静雅的证据,而我没有?”水淼不开心的大声抱怨。

金鑫身子一转,靠在洗漱台上,轻轻叹了口气:“你们还记得三哥第一次带苏静雅去他的海边私人别墅吗?就是那一次,苏静雅不小心在阳台上睡着了,然后三哥就……”

提及那一次,木森、水淼和火焱立即恍然大悟。就是因为那一次之后,孙晴空知道苏静雅的存在,才会导致后面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。

“所以,你们三个早就知道,三哥喜欢苏静雅了?”水淼怔怔地问道。

金鑫挑眉:“之前不太确定,又不敢随便去揣测三哥的心思,所以没往这方面想,但是现在听了大家的描述,已经很明显了!”

“是啊,我之前也顶多认为三哥喜欢苏静雅,只是觉得她好玩,过一阵子,玩腻了就会踢掉,哪知道三哥居然背着我们做了这么多‘大逆不道’的事情!”木森表情很怪异。

“我现在很糊涂,完全搞不懂三哥到底是喜欢苏静雅呢,还是喜欢晴空?如果是苏静雅,那三哥为什么要变着法子折磨她?如果喜欢的是晴空,三哥为什么又要做出那些那啥的事情?”水淼脑子打搅,不过唯一能确定的是……

水淼突然恍然大悟,愤愤不平地吼道:“怪不得,每次苏静雅做错事,你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而我像个傻瓜一样,对她大呼大叫,原来你们之所以不像我这样恨她和羞辱她,完全是因为知道三哥他……”

完鸟,如果三哥是真心喜欢苏静雅,那么以后他们是一定会走到一起的,也就是说:苏静雅会是他们的三嫂。

也就是说:他们除了效忠三哥,也必须对苏静雅忠诚。

也就是说:苏静雅以后要是跟他算账,他死得比一只蚂蚁还容易且凄惨。%>0<%

瞄到水淼那纠结和追悔莫及的表情,金鑫三人不由想笑。这也的确是他们,不正面和苏静雅发生冲突的原因,毕竟不管皇甫御最终选择谁,他们给自己留条后路总是好的。

“或许,三哥以前的确是喜欢苏静雅的,但是仅仅只是曾经。在晴空发生车祸后,苏静雅暴露出她的野心和歹毒,三哥发现苏静雅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,所以爱意就慢慢演变成憎恶和恨意,最终导致三哥折磨她!”金鑫得出总结。

木森、水淼和火焱听了,觉得十分有道理,于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。

而一直站在门口,一言不发,只是静静听着他们讨论的赵毅,突然低声开口:“又或许,三哥明明就是爱上了,却偏偏强迫自己不去爱,并且自欺欺人告诫自己,那不是喜欢,只是一时的意乱情迷。而折磨苏静雅,不过是为了掩饰他不忠于孙晴空,在精神上出轨,这一事实罢了!毕竟孙晴空,才是他发誓要照顾一辈子的女人!”

赵毅的话,使得所有人都陷入深思,好半晌,火焱才低低开口,语气满是同情与可怜:“如果三哥真的爱上了苏静雅,却因为小时候的承诺,不敢和苏静雅在一起,反而好折磨她,那三哥好可怜!”

不由的,火焱说这番话的时候,声音莫名哽咽起来:“三哥,真的太可怜了,不仅不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,反而还那么残忍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,他的心,不知道疼成什么样子呢!三哥,真的好可怜!呜呜……”

火焱随手扯过站在旁边的水淼衣襟,胡乱抹着挤了半天才硬生生挤出的两滴眼泪。

本来,现场的气氛都有些压抑和沉重,但是火焱的那番话,让所有人心中升腾的阴霾一扫而空,同时也使他们额头滑下无数条黑线,嘴角隐隐抽搐。

三哥可怜?

他哪里可怜了?

他们怎么看不见?

唯一能看见的就是:没有丝毫人.权可言的君主专制,标准的强权政治、霸权主义。

一个女人而已,他如果想要,别说一个苏静雅,就算十个,也能不费吹灰之力轻而易举搞定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光线极弱的病房里,皇甫御坐在沙发上,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、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一毫血色的女人,他的眸子变得十分深沉。

抢救了整整十二个小时,又在加护病房观察了三天三夜,苏静雅的病情才算稳定下来,而她的未来,还是一个不能预测的未知数。

虽然命已经保住了,但是能不能站起来,还得看她自己的造化。

想到这个女人为了他,肋骨被砸断了好几根,好不容易才平复的心脏,又是一阵难耐的抽搐。

他直直地看着苏静雅睡得十分恬静的模样,眸子忽而幽幽闪动起来。

而被他刻意封存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随着眸光的跳动活跃起来,一下窜入他的脑海。

三年前,与苏静雅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他这辈子恐怕都无法忘怀。

滂沱大雨夜,他一身酒气从酒吧买醉出来,连伞都懒得打,头重脚轻往陵园走,然而刚走到门口就一眼看见,捧着一把天蓝色伞的苏静雅,站在酒吧门口,伸长着脖子东张西望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。在看见他的刹那,她灰暗失落的大眼立即变得雪亮,熠熠生辉。

他不清楚,为什么会注意到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她,明明就是随便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出的沙粒,仅凭一头乌黑的长发,一件洁白的连衣长裙,就让他无法移开视线,连挪动下步子都困难。

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被她吸引,为什么会无法抗拒,更不知道那诡异的熟悉感因何而来,只得怔怔看着,隔着几米远的距离,一个劲儿冲着他微笑的她。他看得很清楚,她的笑容很灿烂很明媚,可是他看着却有种说不出的心酸,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。

她靠近他,踮起脚尖,小心努力把整只伞罩在他的头顶。

走近时,他才看清楚,她眉开眼笑的眼底,竟然笑出了泪水。

那一晚,她不说话,任凭他如何驱逐、恐吓、谩骂,她始终跟在他身后,嘴角噙着甜美绚烂的微笑。

“你这女人,怎么这么烦?”实在太气愤了,他索性挥开她的伞,猩红着眼眸,冲着她大吼大叫,“说吧,你要多少钱才肯不缠着我?只要你说得出来,我就给得起,拿了钱,立马给我滚!”

说着,他就要掏支票,可是她却一把按住他的手,异常清澈明亮的大眼直勾勾望着他,十分诚恳地说:“我什么都不需要,今晚让我陪着你吧,天亮我就离开!”

于是,那一晚,他坐在父母的坟前淋了一夜的雨,而她坐在不远处,默默陪了他一整夜。

他喝了很多酒,瓶子七歪八倒撒了一坟头都是,她一声不吭捡起,整整齐齐放在旁边。

“你这个女人真的很奇怪,我们不过是个陌生人,用得着彻夜陪我淋雨吗?”他斜睨着她,冷冷嗤笑着。

苏静雅只是咬着嘴唇,在他身边的石阶坐下。

“我唯一的亲人,和我最在乎最深爱的女人,根本都不把我放在心里,你为什么要陪着我?难道我看起来很可怜吗?”皇甫御见她像个哑巴一样,一个字都不说,强大的男人自尊心受到冲击。

沉默良久,苏静雅才仰起头,低声说:“你别这么悲观嘛,或许在你不知道的某个角落,正有个人一直注视着你,关心着你,担心着你,爱着你,守护着你!”

皇甫御对她的话,不屑一顾,天亮时,他本来想写一张支票给她,当做陪他一整晚的酬劳。虽然有个木头在身边,没什么作用,但是好歹他终于不是一个人渡过这么难熬的夜晚了。

可是掏出来才发现,支票被雨水淋湿了,根本无法写字,于是直接将一张没有上额限制随便刷的金卡递给她。

见她根本没接过的意思,他轻蔑一笑,毫不客气把那张卡扔在她脚前:“我对女人向来很大方,不管是不是跟我上床,只要在我身边呆过,就不会亏待她。如果你不想要,扔了!”

说完,他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

皇甫御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了,谁知几天后,会在酒吧第二次相遇。

她穿着黑色短裙,化着精致妖娆的妆容,犹如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,用餐盘挡住自己的双腿,满眼惶恐的盯着把她包围的几个男人:“对不起,我不会喝酒!”

“不会喝酒?”其中一个男人,满脸的戏谑与淫笑,“小妹妹,这酒可是好东西,能让人飘飘欲.仙,陪哥哥们喝酒杯,哥哥不会亏待你的!”

说着,他的手极度不老实,以闪电般的速度去掀她的短裙。

皇甫御看着她吓得哇哇大叫,长长的睫毛,挂着晶莹剔透的泪水,情绪本来就不习惯外露的他,俊脸依旧深沉平静,看不出任何波澜。

“小妹妹,这凄惨的叫声,真够销.魂的,不如咱们换个地方,你好好叫给哥哥们几个听听,只要哄得我们开心,你的这些啤酒,我们全要了!”另一个男人大笑着说。

“我现在不卖啤酒了,你们让开!”苏静雅尖叫哭着,提起装着啤酒的篮子拔腿就朝酒吧外面跑,带着逃命的姿态。

那群男人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?一把抓住她的胳臂,将她按在桌子上,随手抄起一瓶啤酒,猛烈的往她嘴里灌。

瞧见她在挣扎中发现了他的存在,激动的冲着他挥手求救,皇甫御只是冷漠的挑眉。

“三弟,怎么不走了?”白拓好奇的顺着皇甫御的视线看去,正好看见被人按在桌子上轻.薄的苏静雅,他随口问道,“你认识那个女人?”

皇甫御见苏静雅朝他不停眨眼睛,迫切中带着绝望,他冷漠的轻哼:“不认识!”

旋即,转身带着保镖往楼上走,可是没走几步,他就听到身后有男人气急败坏的戾吼声,紧接着一个响亮的巴掌,“啪——~”的一声响起。

“他.妈.的.臭.婊.子,都出来卖了,还装什么清.纯?居然敢咬我?简直活得不耐烦了,看老.子今晚不搞死你!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这一章,一万字啊!写得小妖快断气了!上架第一章,希望大家能喜欢,踊跃发言,小妖白天再根据情况加更哦!大家最期待的就是,男女主相认,相信小妖,快了!小妖发誓哦!

还有,这几章写点甜蜜的,大家要一如既往支持哦,小妖不会让大家失望的!

最后,小妖对继续支持本文的亲亲,深深鞠一躬,小妖会爱你们一辈子的!╭(╯3╰)╮

阅读豪门契约:恶魔总裁,放了我!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v1122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