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仙侠情缘 > 余烬之铳

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限燃烧

  • 作者:Andlao
  • 类型:仙侠情缘
  • 更新:08-02 00:41:00
  • 字数:9778

这就像那个困住自己的梦境,那个似乎是名为【间隙】的地方。

无论前进还是后退,眼前的景色都是单调的重复,仿佛自己所有的抗争与努力都是徒劳,只能永恒不断地挣扎着。

******上传来折磨的痛苦,清醒的意志在一点点地陷入混沌,无形的侵蚀如同尖刀般,仿佛切割着他的神智。

这很痛苦,但又值得欣喜,这是活着的感觉。

虽然身体在一点点的异变,但他很清楚,他还活着,他没有坠入那诡异的梦中,可即使是清楚地知道着这一切,但当这昏暗的长廊变得无比漫长,仿佛没有尽头时,他还是会疑惑、恐慌。

空气里飘荡着腥臭的气味,伴随着火雨的坠落,整个长廊都开始地动山摇了起来,昏暗的灯光一阵明灭,有的勉强升起光亮,有的则永远地熄灭了下去,与此同时繁密的脚步声响起,似乎在那昏暗的角落里,有人群在奔跑。

“来吧!”

科尔高声咆哮着,拖动着畸形的身体与那繁密的脚步声一同狂奔了起来。

视野内的画面开始加速消失在自己的两侧,折刀刮擦着墙壁迸发出耀眼的火花,他声嘶力竭,似乎要死去了,但又仿佛年轻了过来。

凶狠的刀刃如雷霆般落下,妖魔的躯骸在他眼前破碎纷飞。

其实科尔还有很多话想对亚瑟说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那些熟知的朋友还有人活下来吗?关于妖魔的情报又推进了多少,但遗憾的是,这不是一个叙旧的好时机,而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这些了。

心智被黑暗逐步吞食,就像一个困倦的旅人般,科尔的砍杀渐渐地变成了没有意义的疯狂,可很快他又会清醒几分,暴虐的身姿停顿了起来,目光里布满迷茫,就像在噩梦里惊醒的孩子。

黑暗的另一端又传来骚动的声音,略显狰狞的身影缓缓转身,可迎接他的是一个乍现的刀光。

那也是一头妖魔,似乎是之前遭到了攻击,它的双臂都已经消失不见,剩下的只有扭曲的断面,以及其中在不断蠕动的血肉。

它咬紧了那狰狞的大口,伴随着身体的畸变,它的牙齿都完全地与折刀的刀柄镶嵌在了一起。

妖魔叼着折刀奔袭而来,锐利的刀光划过科尔的身侧。

科尔试着抬起折刀防御,但如今的他思绪是如此的沉重,如果换做他人的意志,此刻的科尔早已异化成了妖魔,但他是莫德雷德,曾经的游骑兵,种种特化下,让他在这地狱里坚持到了最后。

可他还是慢了,狰狞的伤口沿着他的手臂裂开,但一同裂开还有那阴影里的妖魔,折刀凶恶地切开了它的喉咙,那头妖魔松开了嘴,将折刀插在了墙壁上,紧接着落下大口用力地撕咬着那头阴影里的妖魔。

就像野兽之间的厮杀,很快那头妖魔便无法再发出什么声音了,整个身体在撕咬下变得破碎不堪,大抹大抹的污血涂染了整个墙壁。

科尔看了过去,突然发现在那污血之下是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失去双臂的妖魔在做完这一切后停顿了下来,难以想象妖魔狰狞的面孔之上会出现纠葛的神情,它被血与肉诱惑着,但又因那最后的执念变得犹豫起来。

浑浊猩红的眼眸里倒映着同样狰狞的脸庞,下一刻妖魔撞向了墙壁上的刀柄,巨力之下刀柄在它的心脏上捅出了一个凹陷的伤口,紧接着在后背上吐出,鲜血喷涌。

它就像被钉在墙上的虫子,仅有的肢体不断地抽动着,但始终都没有试图拔出刀柄,口中发出呜咽的声音,它已经说不出话了。

短暂的停顿后,有锐利的刀光斩下,终结了它的痛苦。

头颅滚进污血之中,神情祥和。

“你不是逃兵了,盖文。”

科尔低语着,但由于畸变他的声音已经难以辨认了起来,变成了同样无意义的呜咽。

他没有再去看那倒下的头颅,过往所有的罪恶都在盖文死去的那一刻得到了清算,无论他曾做过了什么都不再有人知晓了,而他也迎来了久违的解脱。

接下来的路显得格外漫长,无尽的昏暗,还有那成堆的尸体,它们倒在角落里,支离破碎,有人的,也有妖魔的……其实这些都是科尔的同胞,无论它们都曾做了什么,本质上它们都是人类,因侵蚀而疯狂的人类们。

“这是一场内战。”

突然间,科尔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人类与妖魔之间,至始至终真正在相互厮杀的都是人类,这是一场爆发在人类之中的残忍内战,而这样诡异的内战不知道延续了多少的岁月,直到今日依旧持续着,就像一个恶毒的诅咒,笼罩在所有人的头上。

科尔的呼吸沉重了起来,或许是被自己这猜想所震惊到,混沌的意识又清醒了几分,但随后他便感到了一阵无奈。

此刻知晓了这一切又如何呢?他已经没有能力把这个消息继续传递下去了,只能带着它一起走向死地。

冰冷的风和雨拍打在它的身上,妖魔走出了科研区,再次沐浴在大雨之中。

它那狰狞可怖的身躯再没有人能认出,而在它视野的尽头,在那个有些可笑的壁垒下,人们还在坚守阵地。

没有了弹药便拿起折刀,如果折刀也砍顿了,就用那些钢铁的残骸去砸,战斗到了最后就像一群原始人在用石头打架一样。

他们守卫着这暴雨里的绝地,最后的壁垒,而那原罪甲胄们也没有停歇,在火雨间穿行厮杀。

持续地扩大伤口下,铁甲的妖魔已经出现了颓势,现在他只需要一个能一击必杀的力量,但现有的火力已经不足以做到这一切了。

不……还有机会。

兰斯洛特的钩索钉入穹顶,幽蓝的身影如同蝙蝠般倒挂在其上,在珀西瓦尔的牵制之下,铁甲的妖魔被其吸引了注意力,暂时没有注意到兰斯洛特的动向。

铅灰涌动的云层之上,有重重白昼落下,也是在这时,兰斯洛特再度跃出。

为了高机动性,他的甲胄是一代甲胄中最为轻盈的存在,荡起钩索,他就像一只低空飞行的雨燕,在那落下的致命火雨间穿行。

铁甲与血肉共同铸就的甲胄在他的操控下是如此的迅捷,一个又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动作被实现,而当他终于抵达了那预想好的位置时,布满血丝的眼眸锁定了接下来的一切。

钩索被再度射出,而这一次它命中的是雨幕后落下的火雨,那正在疯狂燃烧、尚未完全融化的破碎金属,与此同时另一道钩索命中了铁甲下妖魔那柔软的血肉之中。

有人似乎猜到了兰斯洛特要做什么,可他们只感到不可思议,那是超出预想的动作,但此刻就在他们眼前真实的上演着,在这绝境里有名为“奇迹”的现象诞生。

兰洛斯特很清楚现状,他们已经被逼入了绝境,虽然已经破开了那铁甲的防御,但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能力彻底杀死这头蕴含秘血的妖魔了。

不,他们仍有力量,这漫天的火雨便是最为致命的利剑,而兰洛斯特要做的便是引导这致命的剑刃命中妖魔。

“珀西瓦尔!拦住它!”

略显稚嫩的声音如同狮吼。

这一切几乎是发生在一瞬间,兰洛斯特预判了那急速飞驰的火雨,同时钉入妖魔体内的钩索也在迅速回收。

手臂之上的机械迸发出耀眼的火光,蒸汽引擎过载运行,虽然甲胄拥有着可怕的力量,但在这短时间内改变火雨的走向根本不可能,兰斯洛特能做的便是利用钩索修改它的弹道,令它的着弹点偏向那脆弱的位置。

钩索被拉紧,耳边传来了钢铁崩裂的低吟,可这面甲之下,兰斯洛特的眼神毫无惧色,紧接着耀眼的火光在雨幕下划过一道致命的弧线,疯狂燃烧的焰火吞噬了所有的事物。

高温的爆炸从妖魔的体内掀起,失去铁甲的保护它被炸的四分五裂,靠近它的原罪甲胄们也被这爆炸的冲击掀翻,数米高的热浪涌动,如同溅起的潮水一般推平了四周。

落下的雨幕都暂时停滞了下来,些许的时间过后才再度落下,将那致命的高温冲刷干净。

庞大的尸骸挺立在那燃烧的核心,恍如日出般的光芒里,骨骼与那铁甲构建出了嶙峋的雕塑,宛如扭曲畸变的枯树,仍能看到它那隐约的狰狞。

一切都伴随着妖魔的死去陷入寂静之中,直到两具原罪甲胄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,振奋的吼声盖过了妖魔们的咆哮。

此刻最危险的妖魔已经被解决,美好的希望不断地在人们的眼前放大。

科尔呆滞地站在雨幕之下,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,但随即他便发出了令人寒颤的笑声,就像婴儿那尖锐的啼哭一般。

他突然放心了。

是啊,他无法将这些情报传递下去了,在历史上有更多和他相似的人,他们带着这些令人恐惧的秘密死去,可即使是这样,人类依旧活了下来,在后续的时光里,依旧有后人沿着他们的脚印再度发现了这些隐秘的知识。

那些后来者比他们要做的还好,他们将人类对这个世界认知的【边界】不断地向前推进着,直到有一天掀开那朦胧的帷幕,真正意义上的看清整个世界的真相。

科尔不再恐惧了,他可以毫无顾虑地死去了,他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总会有人发现这一切的,他会根除妖魔,会将这延续无尽时光的仇恨终结。

世界上不再会有妖魔了,也不再有这残忍的一切。

他继续笑着,一想到这里就连死亡也变得不再可怕了。

就像死去的盖文一样,妖魔举起了折刀贯穿了自己心脏,扭转着刀柄将心脏彻底切碎,同时再度用力,后仰着倒了下去,将自己死死地钉在原地。

被钉死的妖魔开始了剧烈地抽动,它渴望着血与肉,但却被这折刀钉死在地上,它试着拔出折刀,但它刺入的太过深入了,无论它怎么用力也无法挣脱,就像可怜的虫子一样,不断地挥舞着四肢,直到鲜血染透了积水。

没有人注意到这头妖魔的死去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生还的希望覆盖,他们挥舞着所有能用的武器与试图冲溃壁垒的妖魔厮杀。

折刀断了便拿起金属的残骸,它碎了之后便挥起拳头,手臂被折断那么就用牙咬,失去了这一切那么便倒在积水里,在生命的最后诅咒着这一切。

一瞬间这仿佛便是人类与妖魔斗争的缩影,从那畏惧黑暗,直到照亮黑暗,从恐惧妖魔,直到根除妖魔。

就像原始人一样挥舞着手中的石头,人类不愿再活在恐惧之中了。

锋利的刀光撕开了落下的雨水,乔伊跃出了壁垒,心脏剧烈地跳动着,将炽热的血送往全身的每一处。

他只是个经受过特化的上位骑士而已,唯一的特殊之处便是面对妖魔时,不会如普通人那样被轻易侵蚀。

乔伊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头妖魔了,意识里早已剩下了单纯地杀戮,但那燃起的火光似乎唤醒了他的神智,理智再度主宰着这具躯体,继续推动着防线。

他被莫里亚蒂侵蚀了,再加上这高强度的作战,他应该是上位骑士里,最容易异化成妖魔的一员。

乔伊很清楚这一点,为了保存更多人活下去,他什么也没说,直接置身于了最恐怖杀戮之中,也是在这时一头妖魔将他撞翻,尖锐的利爪刺穿了他的腰腹。

要死了吗?

这样的想法在乔伊的脑海里闪过,其实死了也不错,这样自己就不会被那过去的梦魇所折磨了,自己也不会做出那么多的错事……

不……自己还不能死。

他这样想着,从积水里爬了起来。

对,自己可以死,但不能这么轻易地死去。

乔伊的面容逐渐狰狞了起来,混乱的视野里映着那一头又一头可憎的妖魔,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杀的如此深入了,深陷重围。

他死定了,除非有奇迹发生。

不,没有奇迹了,在这地狱的战场之上,发生的奇迹已经够多了。

不,还是有奇迹的。

所谓的奇迹不就是人类创造出来的词汇吗?它是人类的创造的,而不是什么神或是魔鬼所恩赐的。

乔伊踉跄地站起来,最后跌倒在那妖魔的尸体之上,它被折刀钉死在了积水之中,从那扭曲的面容上来看还有些眼熟,似乎自己是在那里见过它一样……感觉好像是某个病人。

不过也不用在乎那么多了,乔伊低下身,紧接着令妖魔还要恐惧的声音响起,是某种咀嚼的声音,仿佛在这雨幕下有某种怪物在贪婪地进食。

当他再度抬起头时,惨白的脸上布满血迹,嘴角上还有着赤红的血液在流淌。

“所谓的秘血不就是从妖魔的血液里提炼出来的东西吗?那么自己现在算不算是猎魔人呢?”

乔伊也开着玩笑,但已经没有人理他了,他握着折刀再次站了起来,禁忌躁动的力量在体内升起。

“生命毫无意义……不,生命还是有点意义的。”

他想起了那时与红隼的夜宵,只不过有些记不住吃的什么了。

就是那些可笑且渺小的意义支撑着每一个人活到了现在。

“生命短暂……无限燃烧。”

他低语着,折刀切开了雨幕,震鸣着狂风,发出了宛如圣歌般的旋律。

阅读余烬之铳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v1122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