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短篇文学 > 四岁小甜妞[七零]

第71章 ,。

  • 作者:伍加衣
  • 类型:短篇文学
  • 更新:07-01 04:33:20
  • 字数:7398

唐棠这一天从早上出门, 到农场里搓了一天玉米粒,早已经筋疲力尽, 比体力消耗更难受的,是被金大友带上林场之后, 心理上反复在紧绷与舒缓之间横跳。

唐棠的精神早已临近崩溃,全靠两只大猫和猴子陪着,她才能咬牙坚持到现在。

现在, 沈星河来了, 他的声音划破夜色,说要带她回家。

“甜妞不哭, 咱们回家。”

眼前的少年进入青春期以后迅速拔高了个子, 脸上褪去最后一丝孩童的稚气,下颌角的弧度日渐硬朗, 从前就是日常写着满脸不高兴的样子,现在清瘦挺拔, 五官轮廓变深, 更是看起来不好接近了。

唐棠听瘦豇豆说,学校里好多女生的偷偷喜欢沈星河, 但是沈星河脸臭,敢跟他搭话的没几个。

而现在,少年的声音清润笃定, 眉眼在电筒的暖黄余光中变得温柔,他带给唐棠的这份安定,就像夜色里点亮了一盏灯, 也像霜雪中架起了一堆火。

唐棠一下子想起这几年和沈星河的相处。

沈星河虽然喜欢捉弄她,喜欢揪她的小辫子,但是看到她的鞋带开了,沈星河会蹲下帮她系鞋带,看到她削铅笔割破了手,沈星河会翻箱倒柜找止血药,看到她不高兴了,会逗乐子哄她。

他对她就像家人一样,实实在在是个值得信赖和依靠的大哥哥。

“甜妞不哭。”沈星河走到唐棠面前,半蹲下去,用手背擦去唐棠圆润的脸颊上未干的泪水,“有没有受伤?”

“没受伤。”唐棠点点头,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唐棠想忍住不哭,但是眼中的泪水却越来越多,她抬手擦眼泪,但是根本止不住。

懂事和坚强,从来都是由挫折和苦难带来,成长固然令人欣喜,伤痛却也是最真实直接的第一感受。唐棠一直憋着的忐忑恐惧,终于因为沈星河的到来得到了释放。

唐棠开始是默默的流泪,逐渐变成低声的抽泣,最后越想越委屈,索性仰着脖子张嘴大哭起来,“呜哇……”

沈星河静静地等她哭了一阵,说:“甜妞,你要不在地上打个滚儿?”

沈星河刚从省城回来,那边的气温比山岚低一点,他身上穿的是件长袖衬衣,他抬起袖子替唐棠擦眼泪,一本正经地说:“打个滚儿,才显得是你二哥的亲妹妹。”

唐棠的二哥唐小武啊,有一回挨打的时候不服气,浑劲儿上来了,在地上滚得跟外婆村里碾玉米的石碾子一样。

起因是那个周末,唐武在大院里收集了几十本小伙伴们的连环画,然后拿着张塑料纸,搬了个小马扎,偷偷去人民广场摆摊儿出租。生意还不错,两天挣了五毛钱,唐武喜滋滋,美得很,走起路来比旗杆上的旗子都飘。

结果到了星期天晚上,唐志华检查家庭作业,发现唐武一个字都没写,那当然要批评啊。

唐小武挣了五毛钱,是个小款爷了,鼻孔朝天地说,读书也是为了挣钱,他现在就挣钱了,哪里不对了?

不管唐志华怎么讲道理,反正这小子攥着五毛钱,梗着就是脖子不认错。

得,最后唐志华和孟丽云男女混双,拿着鸡毛掸子一顿打。

唐棠泪眼朦胧地看沈星河,这人眼睛里带着点儿笑,像是湖水映着几颗星星,熠熠地闪着温柔的光芒。

“我三哥呢?”唐棠缓了一口气,问道。

“他没事,我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平安下山了。”沈星河怕唐棠还要哭,连忙说了遇到唐兵的事儿。

结果,唐棠听完如释重负地点点头,然后深呼一口气,“呜哇——”

好嘛,哭得更大声了。

沈星河这个拿的了数学大奖,做的了飞机模型的学霸,难得地感到手足无措,他伸手挠挠后脑勺,最后无奈地叹息一声,抱住小小的姑娘,轻声地安慰:“没事儿了,有星河哥哥在呢……”

“呜呜呜……”唐棠的体力早已经透支,她像抱树干一样抱住沈星河的脖子,靠到他肩膀上继续嚎啕大哭。

沈星河一直轻轻拍打唐棠的后背,一下一下地摸唐棠的后脑勺,耐心而又细致,“哥哥在呢,哥哥在……”

最后,听到唐棠吸鼻涕的声音,沈星河终于变了脸色,一只手像捏皮球一样撑开唐棠的脸,警告道:“不许在我衣服上蹭鼻涕!”

然后,声音带了点慌张,“你是不是已经蹭了?这件衬衣是新买的,这才穿第一回!”

唐棠心虚地站好,扭头看向别处。

她哭了有一阵了,又被这一下打岔,再哭是无以为继了,就站在那儿一下一下地打着哭嗝,小身板儿跟着哭嗝有规律地抽抽。

沈星河又心疼唐棠,又心疼衬衣,最后摇了摇头,转身背过去朝唐棠蹲下,“来吧,哥背你回家。”

“吱吱吱!”

“喵呜~”

“喵呜~”

不约而同地,路边的树林里响起了三声动物的叫声。

两只大猫和猴子本来是和唐棠一起的,刚才看到沈星河的电筒光,出于动物的本能,它们其实已经做出了防御和攻击的姿态,只不过来的是沈星河,它们根据唐棠的反应,悄没声地躲进了旁边的树林里。

它们是野生动物,只是喜欢唐棠,并不是亲近人。

这会儿看到唐棠要走,都舍不得呢。

唐棠趴到沈星河背上,正准备转头和动物们道别,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事儿,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哭音,“金大友掉坑里了。”

“这不是被抓的人质吗?”

“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“什么坑?在哪里?”

问这几句的,是几位警察同志。

快到顶上的这一道弯太急,而三轮摩托车最大的缺点就是急转弯时容易出事故,所以警察同志们把侉子停在了这道弯的下面,然后进了林子里。

这会儿出来,是因为在林子里捡到了土枪。

带沈星河上来的两位警察同志也在其中。

“坑在哪里呢?”唐棠趴在沈星河背上,她压根儿不敢去看金大友在哪儿,所以只能问旁边的两只大猫和猴子。

不过在警察同志和沈星河的眼里,唐棠这是在自言自语。

猴子在树杈上蹲着的,给唐棠指了个方向,“吱吱吱!”

有一只大猫也说:“喵呜~”

唐棠听明白了,转头跟警察同志说:“在一个捕猎坑里,他爬不上来。”然后伸手指着林中某个方向,说:“在那边。”

“他是——”有个警察同志想问金大友怎么掉下去的,不过抓人更紧要,所以大家互视一眼,握好枪重新钻进了林子里。

走之前,还不忘叮嘱沈星河:“你先背着你妹妹下山,搜山的队伍已经快到山顶了,走一会儿就能遇到人。”

对着警察同志,沈星河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,点点头,简练地答:“好。”

唐棠拍拍沈星河的肩膀:“星河哥哥,你先放我下来。”

以前不管大人们怎么教,唐棠都是大喇喇喊沈星河,第一次喊哥哥,还有点别扭。

沈星河倒是没在意,只是问:“怎么了?”

唐棠想和动物们道别,但是这也没法说,于是,她找了个借口,别别扭扭地说:“我,我想上厕所……”

好吧,沈星河把唐棠放下来,把电筒给唐棠,然后自个儿退开了十几米背对着,还大声说:“别进林子,小心有蛇啊!”

“嗯!”唐棠应了声,站在林子和路相接的地方,拉一拉猴子的手,“谢谢小猴子!”

两只大猫就跟争宠一样,一个占了唐棠的左腿,一个占了唐棠的右腿,用脑袋使劲儿蹭,唐棠忍不住想,这要是养到家里,会不会蹭成杜水生那样的秃顶啊?

当然,她不会养到家里,那是她的家,不是野生动物的家。

“我会来看你们的!”唐棠使劲儿地薅两只大猫的皮毛,两只大猫都舒服地躺在地上露出了肚皮,结果躺下的时候挨到了对方,免不了,又用后腿使劲儿蹬对方。

“甜妞?”沈星河担心唐棠,远远地喊了声。

“哎!”唐棠和动物朋友们告别好了,啪嗒啪嗒地朝沈星河跑过去。

初秋的山林夜晚,虫鸣唧唧,夜鸟啁啾,有些叫声唐棠听得懂,有些她也不明白。

苍穹渺远,大地无垠。

极度的困倦和疲惫,让唐棠分不清虚实,她唯一可以正确感知的,是沈星河的少年人的单薄却不瘦弱的脊背传来的温热和坚实。

她靠在沈星河的背上,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

等醒来时,已经到山下了。

“甜妞!”唐棠在唐兵的嗷嗷叫唤中艰难地睁开眼。

她看到孟丽云、唐志华、大彪爷爷,还有好多家属院的人,大家都看到她,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。

周围还有好多家长抱着孩子一起抹眼泪,也不知找齐孩子们没有,到处都乱哄哄的。

“来了来了!”有人大声喊道。

所有人都朝那边看过去,唐棠也不由得伸长脖子。

原来是警察同志抓到金大友,给他戴了手铐,要押到警车那边。

金大友被押着经过唐棠他们身边时,忽然顿住了脚步。

他的目光停在谢娟娟的书包上。

那个包是猴子给的,里面有吃的,为了以防万一,唐棠没有丢,后来就给带下来了。

这会儿正准备交给警察呢。

金大友先是看着唐棠恍然大悟,继而满脸震惊,最后沉默几秒钟,满脸落寞、自言自语地说:“没想到,我竟然栽在一个七岁的小女娃手里……”

金大友脑子转的快,看到谢娟娟的书包的一瞬间已经给自己解开了心里的谜团——

在山上的时候,是唐棠趁他不备故意抢了书包,目的是将他诱到捕猎坑边上,再从后面用头将他顶进了坑里。

临危不乱,一环扣一环。

警察同志强行拉走金大友,“快走!”

金大友被带着往前走了几步,突然扭着脖子冲唐棠喊:“小丫头,我竟然栽在你手里!”

唐棠:???

阅读四岁小甜妞[七零]最新章节 请关注热血小说网(www.v1122.com)

(快捷键 ← )上一章 目录(快捷键 enter) 下一章(快捷键 → )